Period.

夏の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時--分 |スポンサー広告 |コメント(-) |トラックバック(-)

一场戏.

只得一夜放縱。


從男人床上爬下來已是第二天天明
裝作冷靜的穿戴整齊,不忘拿走自己的刀
腰痛的要死,走路也很艱難,但他還是挺著背,凜然地走出這間屋子
“真是倔強的人”松永支起身,懶懶得露了一個誰也看不見的笑容

回去后政宗樣正在廊下睡覺,小十郎吩咐周圍人都退下,自己輕輕俯下身想叫醒他,卻冷不丁被他叫了名字

“小十郎”
“在”
“昨天晚上去了哪裡”
“……”
“不能說嗎”
“不,只是……”
“嘛,算了”

政宗睜開他唯一的左眼,盯著小十郎垂下的頭好一會兒,又合上
“別來吵我”

小十郎在心裡默默應聲,轉身離去

“混蛋!你脖子內側印著吻痕呢”
廊前的柱子被踢裂了一半


==============================

大概還是這個時間,對於自己為什麽會在這裡自己也不太清楚
那個男人總是嫻熟的褪下自己身上的衣服,隔著粗糙的手套撫摸自己的皮膚
反抗或者不滿,他也笑著說“你不是挺喜歡的嘛”而變本加
比如現在,自己像狗一樣趴在地板上,任他一臉悠然的翻弄
頭好痛,肌肉好痛,后穴好痛,咬著嘴唇,忍不住喊政宗樣的名字想減輕一下這種折磨的感覺
猛然,承受身體重量的膝蓋被狠狠的一擊,整個人狼狽的癱倒在地上

“亂吠的狗可不怎么討人喜歡呢”
他伸手別過小十郎的下巴,來回擦拭那已經咬傷的嘴唇

“還記得我的名字嗎”
“まつ……まつなが……ひ……”
“就喊這個吧”
“ひ……さ……ひで”
“……ひ……ひさひで”

他掰開小十郎的雙腿,從正面再一次插入
01/29(火)16時21分 |戰國妄想.コメント(2)トラックバック (0)
コメント
嗷。。你去加个留言板吧
我也开始懒得开COMMENT回复了...= =
2008/01/30(水) 06:23 | URL | 魚 #-[ 編集]
终于等到你写了~我又大饱眼福了~松十文不多,中文的松十文更少~能看到你的和纳加的松十文对我来说是非常幸福的事情~
嗯,我承认我就是喜欢叔叔和小十这种强强碰撞的火花和小十屈辱抵抗的模样~
看完你的文,我不得不承认在叔叔和小十之间政宗的存在感极其薄弱……
2008/02/01(金) 22:16 | URL | 莱因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