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iod.

夏の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時--分 |スポンサー広告 |コメント(-)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ざれごと

有一瞬忘了很多事
然后再慢慢回憶起來
人生過得就像一次攀頂,越往上走看的越卻越呼吸困難
而在中途就被人從背後一鏟子打下去的
抬起頭來就只記得兩件事

回到家也快半夜
仔仔細細搜索了淘寶的邊角落,也沒有看到中意的刀
之前不小心在別處看的一把超美麗,在這種時刻還糾結這些的地方自己也有些厭倦了
一直以來都是被什麼給牽鎖著,最近像從來不存在似的
情緒失控行為失控,精神上漸漸的無所謂
當察覺最後一點慾望也快消失的時候,忍不住捂臉抽泣
還剩什麼是可以繼續下去的理由
總是由一人死撐著,對方可以惡言可以抱怨可以要挾
這邊卻連沉默的權利都要被指責
總是想著腳踏實地的去執行被要求的毎一句話,自己能力範圍內
不管是去死去病院還是從此消失不再出現,都能做到
種種路徑一再三番推敲,結局都不甚淒慘
不是絶望,但無法解除這全身的疲憊感
不是憤怒,卻無法解釋這沸騰的狂気
打撲、斬擊、高温、窒息
即使一覺醒來明日又像毎一個昨日一般,即使一覺醒來現在的我還是昨日的我
起碼在今日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09/08(火)04時12分 |盛開.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 (0)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