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iod.

夏の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時--分 |スポンサー広告 |コメント(-) |トラックバック(-)

耳鸣

给狐狸看了,似乎性格设定有出入?
嘛不过这是偶2,3年来写字写的最多一次了……

崩坏主

写到这个地步偶有点不想再后续下去了……
==============================================

走出房门还是有些不安,那只吸血鬼的样子太奇怪
但是算了,那家伙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不是太呆就是神经兮兮,不然当初也不会被自己救了。

关上门,头也不回的走了,似乎还能听到房间里有电锯拉动的声音。
啧,搞什么,别把宿舍楼拆了吧。
青阳踢着石子往下午茶社的社办方向走去,因为今天约好了和律前辈喝茶。




那之后又做了好几回,阿婪很积极。
不管是要求自己爬上来还是帮忙口交,他都毫无怨言的照做了,或者说是很高兴的遵从了?
身体上畅快的同时,心里总是有地方存着阴影。
尽管如此,看到因为自己继续带着契约耳环而无邪笑了的他的脸
心脏也跟着跳动了
任凭自己的尾巴和毛衣被扯得乱七八糟,看到小孩子样闹腾的阿婪自己从心底感到高兴
忍不住想宠他,忍不住想惯坏他
尽管对方和自己是不同种族,又没神经,眼神又差,还是雄性
但即使婚约已经完成的现在,也想和他一起待下去
从山上下来后,独自生活的时间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年,但和现在的时刻比起来,那段时光反而像谎言般不可触摸

沉浸在喜悦和满足感中的青阳每天都过的很愉快,万圣节虽然一半算一个人过了,但是看到那呆吸血鬼和尼桑在街上的滑稽戏码
也够过节的气氛了
传送回学校后,已是次日天渐亮
为了早点回宿舍,青阳特地穿教学楼过,也许那只吸血鬼已经在门口为找不到钥匙而烦恼
他想着不自觉的嘴上挂起了笑容,前面转弯就差不多快到了

转弯处保健室的门微开着
里面躺着刚才还在布莱梅街上跌坐着的笨蛋吸血鬼
雪白的皮肤是高潮来临前的泛红,妖艳性感

“你……为什么不看我呢”
“我那么努力,你都不曾看过我”

一只年轻,男性猫又正趴在阿婪身上,表情虽是难隐的悲伤,行动上却又是舔又是摸
丝毫没见身下人有反抗


大概是体内的血液逆流,青阳觉得自己的产毛都快竖了起来
他匆匆回到自己的寝室,没有任何人回来过的痕迹
阿婪早上出门前让他洗的衣服还在洗衣机里,说要送给尼桑的奇奇怪怪东西也都还堆在桌子上
他把衣服分类分好装回洗衣篮,把奇怪的物件全扔进吸血鬼所属的抽屉里,洗了澡,倒头开始睡

个把小时后,有开门进来的声音,他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阿婪一脸什么也没发生过的表情叫着阳阳扑了过来,凑过来的嘴里都是难闻的血腥味

“别闹了!”他也惊异自己严肃的声音,却不知怎么的无法像平时一样放柔下来
“衣服我帮你分类分好了,你也是时候该自己独立了吧”

“诶?”

“你也这么大了,总不能我一直照顾你吧”
“你要给鹅太尼桑的东西我也塞你抽屉了,老是把房间搞的乱七八糟的都不知道别人收拾的多辛苦”

“阳阳~~~”阿婪习惯性的继续的撒娇,他把头一转,无视了




周日午后的阳光很暖和
樱桃社长还真会取名字,这样想着,青阳踏进了下午茶社的花棚
一群人已经围在一起喝开了,不光律学长,海人,阿史他们都在
今天的话题似乎是家庭游戏,律学长大喊着“青阳修炼成功了是我的女朋友!”阿海也凑热闹“阳阳以后是我的嫁!”
自己苦笑着却也没有反对。
于是几个人得意洋洋的开始了“爸爸是胡青阳,妈妈是东方律子,爸爸虽然严厉其实是关心孩子的好父亲,妈妈温柔又拿手料理,是为了孩子们努力发明新营养食材的全职母亲”的设定,还要求青阳来做好爸爸示范讲故事
拗不过他们几个人,他还真讲了卖火柴的小姑娘
大家努力拍手,“阳阳真呀撒系”,摸他的毛
他也温柔的笑着
夜晚他还和牙鸟一起吃了饭,之后和阿洁的公园散步又被突然告白
他虽然头疼的拒绝了,心底还是有点点欣喜
他似乎又回到了之前那充满喜悦欢愉的生活中



深夜,回到寝室的青阳,脚步已有些蹒跚,大概是谈的太开心了多喝了几杯,不过这可比不上以前跟在山神大人的身边
屋里一片漆,还是如清早出门一般,整个房间充斥着铁锈气
酒劲一上来,冲动的想骂人
他摸索着玄关的顶灯开关,啪嗒

阿婪躺在床的角落,脖子上拴着奇怪的绳索
他喷笑着走过去

“你这是什么打扮”
“你喜欢这种玩法吗”

淫荡

他附下身,咬着他的嘴唇深深的吻了进去
吸血鬼的口腔内也满是粘稠的液体,甘甜的,芳香的
血的味道

“喂喂,你到底干了什么,这不好像我也是吸血鬼一样了”

他摸着他的颈脖,沿着那条曲线向下,揉捏圆润的臀部



“呐今天阿海问起我们的婚约,”



“我跟他说解除了”


身下人猛然回头

“呀,呀,但是我还好好的戴着哦”青阳摸着耳朵上的戒指叮当响给他看

于是他似乎舒心般的呼了口气,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
为什么没有把没有约束力的戒指扔掉呢,自己也不明白
也许只是戴着习惯了,也许只是纪念那个自以为得到了真情的自己,
也许只是想,一直能看到这个纯净美好的,无邪的笑脸


“阳阳”
“我送了你礼物哦”

什么?

“在那边的桌子上”

他满心疑惑的起身,桌子上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匣子
里面会是什么
反正吸血鬼的礼物一直都是不知名的虫子摘时新鲜送时残败的玫瑰蜘蛛血液标本,还有什么
他嘀咕着打开盖子

里面躺着不大不小的
一颗不会跳动的心
吸血鬼的心脏

“送给你哦~”
阿婪开心的笑着说,支起的半身前面露出大大的一片空洞
11/12(水)23時23分 |裏西京,コメント(5)トラックバック (0)
コメント
No Subject
!!!!!! 最后的结局大SHOCK!!!!!!!!!!!!!!!!
扶额...摸
2008/11/13(木) 13:04 | URL | 鱼 #-[ 編集]
No Subject
你腦內地真嚴重……
2008/11/13(木) 15:13 | URL | AOYOU #-[ 編集]
No Subject
。。。。。。。。。。。。。。。。。。。。。。。。。。。。。。。。。。。。。。。。。。。。。。。。。。。。。。。。。。。。。。。。。。。。。。。。。。。。。。。。。。。。。。。。。。。。。。。。。。。。等等等等等四郎你不要想不开开开开不就是一个负心汗么么么么么么么干嘛挖心脏脏脏脏尼桑会被你吓死死死死死死的啊啊啊啊。。。。
等等,给俺的是什么。。?
2008/11/13(木) 17:49 | URL | wits #-[ 編集]
No Subject
啊~~~~真好啊!!!
叔叔,如果我要眼睛~你会给我么~【微笑微笑

不要担心~我不会吃下去的~
因为过不了多久你们都是我海家的了【暗脸】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2008/11/14(金) 18:18 | URL | 海人 #OARS9n6I[ 編集]
No Subject
讨厌,你们居然躲起来偷偷做这样的事情【鼻血】
2008/12/08(月) 00:08 | URL | 胎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